背景:
阅读新闻

杭州宏都宾馆殉情自杀还是故意杀人

[日期:2012-09-15] 来源:  作者: [字体: ]

  情人节前一天,杭州宏都宾馆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时隔7个月,90后男生涉嫌故意杀人案昨开审

  殉情自杀还是故意杀人?至今成谜

  检察官指控嫌犯杀害女友伪造对方自杀假象

  今年2月13日,情人节的前一天,杭州宏都宾馆某房间一对年轻男女被发现倒在血泊里:女生仰面躺在靠窗的床上,原本白色的被子浸满鲜血;男生躺在靠近房门的床上,脖子上有一道长长的伤口,血还在流淌,他手里握着一只黑色手机,屏幕亮着,还有一条未发出的短信……

  昨日一名叫何虹健的年轻男子在杭州中级法院受审,他就是7个月前宏都宾馆血案里被抢救过来的男生。当时和他在一起的是他17岁女友婷婷。检察官指控他涉嫌杀害女友,并伪造对方自杀假象。

  对于女友死亡的原因,何虹健接受调查时先后有过三种说法。但是,昨天在法庭上他一口咬定是和女友一起殉情。一份司法鉴定报告显示,何虹健有精神障碍,案发时控制能力明显削弱,属于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死者家属要求严惩何虹健的同时,提出550万元的巨额索赔请求,并表示所获赔偿款不取分文,将设立专门基金用于资助贫困学生。

  昨天,庭审从上午9点45分一直到下午1点半左右结束。法院对该案没有当庭作出判决。

  检察官指控

  其杀害女友

  伪造对方自杀假象

  案件涉及到90后在校大学生,引发社会高度关注。法院对庭审安排格外谨慎。

  庭审在杭州市中院10号小法庭进行,法院对安检要求特别严格,除了比平时增加安保人员外,只有持旁听证的双方亲属和学校代表才能进入法庭现场旁听。媒体记者则被安排在会议室观看庭审视频直播,并要求手机不能带入,一些闻讯赶来旁听的学生被挡在安检入口无法进入法院。

  昨日上午9点45分左右,庭审正式开始。检察官在宣读起诉书时提到,20岁的何虹健是在杭一所重点大学大一学生,与被害人婷婷是恋爱关系,案发时两人入住杭州宏都宾馆。

  据法医鉴定,婷婷的死亡原因是颈部及口鼻部遭外力作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起诉材料中描述,两人在今年2月13日因恋爱纠纷发生争执之后,何虹健先是猛掐被害人颈部,导致对方昏谜,随后又砸碎玻璃瓶,用玻璃碎片割被害人手腕,期间被害人开始抽搐,但何虹健上前用身体压住对方,再用被子蒙住被害人的头,直到被害人不动也不叫。检察官还指控,为伪造婷婷自杀假象,何虹健还以婷婷名义发短信给她的父母,同时在网上发表告别诗。

  检察官认为,其行为已触犯刑法,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殉情、自杀还是故意杀人?嫌疑人口供自相矛盾

  被带上法庭的何虹健脖子上的一道疤痕显得十分明显。在整个庭审过程中他显得比较平静,在回答检察官的讯问过程中不时反驳“这样说我没道理”,但提到与女友和父母感情时声音有些哽咽。

  对于检察官故意杀人罪的指控,何虹健提出异议,并当庭回忆整个事发过程:

  2月13日起床后,我和婷婷又发生争执,之前有过很多次,她说她不愿意去加拿大留学,她会回去说服她父母,如果不行让我去深圳找她,再一起自杀。

  婷婷骂我是懦夫,说我不敢和她一起面对,不敢跟她一起死,我到卫生间里砸碎一只杯子,拿一块锋利的碎玻璃抵住脖子要自杀,婷婷见状要来夺我手中的玻璃,在争夺过程中,玻璃划到并割伤了她手腕。

  割伤她以后,她说“你陪我一起死好了”,我说我给父母发个短信,她说她也要发,所以她口述,我用她的手机发了告别短信。

  “我怕给别人留下我俩感情不好的印象,所以想到网上写告别日志,好让同学和朋友看到。”何虹健说,写告别日志时,被害人挣扎叫唤,这时房间里的电话响了,因担心引起他人注意而打断已开始的两人自杀行动,慌乱中掐其脖子并用被子捂其口鼻……

  然后,我又从婷婷身下找到碎玻璃片,想到婷婷手腕被割时的样子,我决定割脖子自杀,中间起来过两次,照镜子,并用手把脖子上的伤口掰开,期间想到父母对自己养育之恩,想到死在哪里要给父母一个交代,于是给父母发了一个短信。

  “当时我是唯一能救婷婷的人。”何虹健说,在婷婷手腕被割伤后,他想过要不要求救送婷婷去医院的,但是一想到以后两个人在一起要怎么解释,怎么去面对……万一婷婷以后想不开又自杀该怎么办,到时自己可能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她,同时还要承受很大的压力,所以就放弃了求救。

  除了法庭上的陈述,何虹健在案件侦查期间做过八次供述,一开始他说婷婷是自杀,中间两次他说先掐晕被害人再切割其手腕,继而用被子蒙头捂嘴,将婷婷杀害后自杀殉情未遂。后4次供述,大致和法庭上说法一样,与婷婷殉情,自己没死成。

  “是在看守所看到父母和同学朋友写来的信,让我觉得有必要说出真相。”对于口供再三变化的原因,何虹健这样解释。

  一份精神病鉴定引发检察官和被害人家属质疑

  “你认不认为自己是个精神病人?”在法庭讯问过程中,死者家属一方代理律师(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代理律师)向何虹健抛出这样一个问题。何虹健迟疑了一会,但被审判长打断并提醒何虹健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

  举证质证时,法庭宣读了由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司法鉴定书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根据8月17日补充头颅核磁共振报告,何虹健右侧额叶小结节(即小肿瘤),良性考虑,神经上皮性病变可能性较大,而且由何虹健家属提供相关资料显示其家族有精神病史。

  鉴定结论为,何虹健患有脑肿瘤所致精神障碍(人格改变),被鉴定人在杀害女友时辩认能力障碍并不明显,而控制能力明显削弱,综合评定具有限定刑事责任。鉴定报告同时确认何虹健在作案过程中意识清楚,有现实因素触发激情。

  对于这份司法鉴定报告,检察官和死者家属一方都提出质疑。检察官认为人格改变包括轻度、中度和重度改变,轻度改变属于完全刑事责任能力,而且脑肿瘤是否会导致精神障碍没有具体分析,死者家属一方则从鉴定程序方面提出质疑。

  “我尊重司法鉴定机构作出的结论。”何虹健称,自己从来没有怀疑过精神方面是否有问题,但他相信科学结论。何虹健的辩护律师表示司法鉴定程序合法,得出的结论正确,而且何虹健犯罪是没有预谋,属于激情犯罪。

  死者家属提出550万巨额索赔,赔款打算捐助贫困生

  婷婷父亲昨天出席了庭审。虽然话语不多,但话到伤心处就放声恸哭。婷婷父亲和代理律师都要求对何虹健作出最严厉的刑罚,而代理律师则从多方论证象何虹健这种因感情问题杀人判处死刑的情况也有不少案例。

  死者家属向何虹健提出550万元的巨额索赔,其中包括100万元的精神损失费以及花在婷婷身上340万元的教育抚养费。

  “赔偿款我们分文不要,全部用于资助婷婷老家的贫困学生。”婷婷父亲说,他们将用赔偿款设立专门的基金,而婷婷生前最大的愿望是当一名医生。

  “我本来应该成为她的保护神,现在却成了那个伤害她的人,我愧对她和她的家人,想再说一次对不起。”何虹健再三对婷婷家人表示歉意,并称自己愿意赔偿,今后有机会补偿婷婷家人,希望法官给他一次机会。

  何虹健辩护律师说,在本案开庭前,何虹健家属多次表达要当面向婷婷家人道歉并协商赔偿问题,但遭到婷婷父母回绝,何虹健家属已经将100万元现款打入法院账户,后续赔偿问题再继续协商。

  “赔再多的钱也换不回婷婷。”婷婷父亲说,婷婷遇害后,经不住打击的婷婷母亲一直卧病在床,他们希望法院能作出公正判决,还婷婷一个公道。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