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法院文化贵在“传承”

[日期:2012-10-08] 来源:  作者: [字体: ]

  文化是在扬弃中发展的。中国文化之所以几千年绵延流长,就在于传承和创新。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正是传承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和爱国主义精神,才有新时期改革开放的创新精神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
  法院文化也具有传承性,这是其重要的功能和作用之一,是由法院文化的精神性、开放性、包容性和创新性特点所决定的。法院文化概念的形成虽然相对较晚,但其涵盖的中华文化却是源远流长,内容广泛而丰富,尤其在精神文化、人文品格以及法律文化等方面的文化传承,凝结了有价值的中国文化内核,从而为文化自觉、文化自信到文化自强,提供了强大不竭的动力和源泉。
  精神文化的传承是法院文化建设的重点。共产党为创建新中国带领人民不屈不挠英勇奋战,呕心沥血为人民谋幸福,积淀了可歌可泣的红色文化。人民法院秉承我党的优良传统,一心一意为人民,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法律,始终依靠党的领导,紧紧围绕中心工作,切实履行好司法职能。在瑞金红色根据地,开展以贯彻宪法大纲、土地法、劳动法、婚姻条例等法律为主的司法实践活动,建立以广大群众为基础的崭新政权。在陕甘宁边区,以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建立新中国为总纲领,落实政权建设、人权保障、惩治汉奸、规范司法、推广调解制度,以及各解放区人民民主政权颁布的施政方针和各项法律制度,确立了新民主主义的司法原则。司法工作配合党在各个历史时期的中心工作取得了重大胜利,奠定了司法人民性的坚实基础。尽管建国后一段时间里由于党在路线方针上失误走过弯路,但是经过自我纠正又回归正确轨道。随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将中心工作转移到经济建设,法院全面积极贯彻落实,经济审判工作全力为之保驾护航功勋卓著,使我国从计划经济、有计划按比例商品经济发展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并成功加入世贸组织。新的历史时期,利益格局深刻调整,各种矛盾错综复杂,司法工作受到严重挑战,经受严峻考验。“一切问题由文化问题产生,也应当由文化问题来解决。”在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实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时期,人民法院传承十分宝贵的精神文化传统,以“忠诚、为民、公正、廉洁”政法干警核心价值观为统领,实践能动司法、民本司法、阳光司法,切实提高司法公信力和广大群众满意度。
  法院文化建设的关键是锤炼司法良知,培育法官优秀品格,特别要重视传承历史上模范典型的伟大人格魅力。当年马锡五那种爱民如子的情怀,艰苦创业的精神,炉火纯青的司法技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文明的重要标志和生动实践,其创立的“马锡五审判方法”被誉之为东方调解经典,当今更应该大力发扬。建国以后,一大批英模树立起为后人景仰学习的光辉群像。如王进喜、焦裕禄、雷锋,他们的伟大精神激励和鼓舞着一代又一代后来人。新时期司法战线楷模金桂兰、宋鱼水、黄学军、陈燕萍、詹红荔等正是这种精神传承的杰出代表。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不乏为民请命、正直刚毅具有强烈人格感召力的官员,虽然他们身处封建社会,但其崇高品格同样是一脉相承,老百姓的口碑铸就了伟大丰碑,千百年来始终活在人们的心中。如为民做主、执法如山的包公,刚正不阿、匡扶正义、深受百姓爱戴的海瑞、况钟,他们的崇高品格也需要传承发扬。还有古代把“身、言、书、判”作为做官的必修课加以锤炼,倡导为人正,言语直,做事公,处事廉,书法佳,判文优,实践“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理念,这对当今吏治文化建设仍具有重要意义。
  法院文化中的人文文化有法律文化、学术文化和复合文化,是法院文化中的重要文化,尤其是继承和创新博大精深的法律文化,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法律文化是一个民族和国家长期积累形成的与法律现象有关的制度、意识和传统学说的总体。中华民族在漫长的历史发展长河中创造了优秀的法律文化,曾经有过辉煌的名扬四海的中华法系。在文化建设中应该更加珍惜这份珍贵的文化遗产,并且自觉运用于立法和司法实践之中,这方面近年卓有成效。如西周开始到汉、唐、明、清各朝,都在制定法中有对七十岁以上老年人犯罪予以宽宥的规定,凸显矜老恤幼的伦理传统和法律文化传统。2010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的刑诉修正案(八)第一条规定:“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故意犯罪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过失犯罪的,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正是延续文化传统,并在人权保护上的又一大进步。又如汉朝的“亲亲相隐”法律儒家化原则,以利于安抚家庭安定社会。今年全国人大在刑诉法修改中设立不强制配偶、父母、子女作证的条文,显然具有文化传承性和重大社会意义。再如古代社会除了律之外,还有根据社会形势需要即时作出诏、诰、例、令、格、式等作为法律渊源的形式,以及时弥补因制定法滞后而司法实践急需的缺陷。尤其是通过及时编敕、编例为司法活动参照推定。基于此,去年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了案例指导制度规定,及时汇编有法律适用效力的典型案例,对于因复杂多变的社会形势而出现的新类型、疑难复杂案件的审判起到及时指导作用。还有古代裁判文书制作讲究情理法相交融的文化传承,以及经过历代演进深化形成的调解制度,进而使调解本身也成为调解文化,近年还倡导营造无讼社区实现社会和谐,这正是契合于中国“和”哲学文化,复兴了传统法律文化的无讼、少讼观念。
  法院文化传承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扬弃,在继承基础上的创新,需要取其精华,弃其糟粕,进而创建先进的社会主义法治文化。

  (作者单位: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