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景津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安全生产事故行政批复案件的代理词

[日期:2019-08-21] 来源:  作者: [字体: ]
原告景津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姜桂廷诉被告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政府,第三人高东强撤销浔政函(2018)90号《关于批转湖州南浔振浔污水处理有限公司“5.5”死亡事故调查报告的通知》一案,代理意见如下: 一、被告南浔区政府作出的批转通知及其事故调查报告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 1、浙江大东吴集团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东吴集团”)与浙江永峰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峰公司”)签订的《工程分包合同》,并约定安全问题由承包人永峰公司承担。根据《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建设工程实行施工总承包的,由总承包单位对施工现场的安全生产负总责。总承包单位依法将建设工程分包给其他单位的,分包合同中应当明确各自的安全生产方面的权利、义务。总承包单位和分包单位对分包工程的安全生产承担连带责任。大东吴集团作为工程总承包人,永峰公司作为工程分包单位,应对施工场地的安全生产承担连带责任。 2、景津公司与永峰公司签订的《压滤机加工定作合同》中,约定由景津公司负责安装并指导永峰公司调试。而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加工定作合同并不引起安全生产责任的转移。由此,景津公司即便有安全生产管理职责也仅仅限于安装机器设备的当时。根据多份证据表明,调试早已经完成,合同约定的工作任务景津公司已经履行完毕,景津公司对合同约定以外的工作任务没有安全管理义务。且景津公司在安装过程中未发生安全事故,已尽到安全注意义务。特别指出,本次事故并非发生在安装过程中,工人也非安装工。依据如下: (1)永峰公司的设备调试员周天宇的询问笔录,涉案设备在2月初已经安装调试好,并在过年前使用过五六次; (2)景津公司的员工高永江的询问笔录,涉案设备已经安装并且调试过了,能够正常运行。 (3)监理单位华西工程设计建设有限公司湖州分公司沈昌明、唐爱华的询问笔录,沈昌明与唐爱华共同负责安全方面的监理。 (4)永峰公司的专职安全管理员黄迪的询问笔录,2017年12月底,与景津人员进行安全交底。 由此可知,无论永峰公司和景津公司对于涉案项目的安全管理有无约定,事实上永峰公司已经有专人负责安全生产,只是没有履行相应职责而已。且受害人当时是基于永峰公司单丁一的临时越权安排,在没有经过公司同意的情况下监督开槽工作。永峰公司既然指挥受害人监督,就要负责其安全。 3、根据涉案《事故调查报告》的认定,该事故发生在2018年5月5日17时20分左右。但是根据第一发现人高永江的询问笔录,其是在2018年5月5日五点半左右发现受害者卡在输送到上。“发生”是客观事物从无到有的出现,而“发现”的前提是客观事物本身已经存在。高永江发现受害人的时间,并不能当然证明事故的发生时间。 4、根据被告在《事故调查报告》中对事故原因及责任认定的表述,受害人是擅自爬上压滤机输送带,导致被运行的输送带运至压滤机胶板处,被胶板挤压头部最终导致死亡。但翻遍被告提交的所有证据,未有任何证据显示受害人是自行爬上压滤机输送带;如其系自行爬上爬上压滤机输送带,则爬的痕迹,爬的目的等详细环节应该有一定证据证明。 5、受害者造成了最后的挤压状,肯定有电源管理不善的因素。如果是受害人主观过错,缺乏安全意识,擅自爬上正在运行的压滤机输送带,那么受害人主观“爬”的行为就是导致受害人死亡的直接原因;如果是受害人在压滤机输送带上或者输送带突然运行导致死亡,那么“电”的行为就是导致受害人死亡的直接原因。而电的控制权不在景津公司,相应的责任主体当然不是景津公司。 6、涉案施工场地更换电源总闸,但是调查组没有查明更换电源总闸的过程,对于压滤机车间的开关和压滤机本身有电源开关的开启、关闭时间和行为人没有查明。 (1)根据永峰公司单丁一的询问笔录:事故发生当天上午九点多接到通知,污水处理厂需要更换配电房的总闸(即总电源的总闸)便通知了高永江去污泥脱水间内的总闸关掉。压滤机本身有电源开关,压滤机车间内有个电源总闸,污水配电室内有个总电源,是可以控制全部的。 (2)根据唐国权(振浔污水处理有限公司电工)的询问笔录:事故发生当日下午1点多,其把总配电房新换的闸合上了,未对污泥脱水机配电柜的闸刀进行合闸;总配电房新换闸刀可以控制污泥脱水间墙上的插座和压滤机的电,污泥脱水机配电柜可以控制控制污泥脱水间墙上的插座。 (3)根据景津公司高永江的询问笔录:下午一点多听到开槽的声音,有电了,但对于电的来源不清楚;其(第一个)发现受害人时,输送带是停着的,压滤机也是停着的。 (4)根据在压滤机车间开槽的工人朱天荣的询问笔录:1、受害人当天在监督在压滤机车间开槽的工人;2、开槽的工具是用电的,开槽的有切割机,电镐,这些工具有单独的电线,电线是连着车间墙上的插座,车间电总闸是开着的。3、受害者站的地方离输送带比较近;4、其下午三点多下班离开了; (5)根据在压滤机车间开槽的工人沈新荣的询问笔录:其下午三点多下班离开了; (6)根据景津公司宗佃森的询问笔录:断电后再接通电源,机器不会自己动,要有人设置才可以动。有人夹进去,机器不会停,除非按停止或急停开关。拍急停开关后,皮带还会转一到两米。 综上可知,导致压滤机开启和关闭是需要人为控制的,而压滤机显然经过开启和关闭两个过程才可能导致事故发生,显然有第三人在场,调查组根本没有查明这个细节,仅推测受害人爬上了压滤机输送带,却忽视输送带的运行情况,就径行作出了结论。显然属于认定事实不清。 另,涉案设备只有在人为的操作下才能启动与停止,那么涉案设备在事故发生时是如何启动又是如何停止的?在事故发生时,仅有开槽的两名工人在现场,而他们又在下午三点多就离开现场(当时工作并没有完成)。故原告对两名工人保持合理怀疑。 7、根据上述事实,涉案设备的启动原因尚不明确,需要对涉案设备进行鉴定。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二十七条,事故调查中需要进行技术鉴定的,事故调查组应当委托具有国家规定资质的单位进行技术鉴定。必要时,事故调查组可以直接组织专家进行技术鉴定。技术鉴定所需时间不计入事故调查期限。 但是现在技术鉴定的条件已不具备,造成事实无法查清的责任应当归咎于行政机关。 8、大东吴集团、永峰公司监管不到位 (1)华西工程设计建设有限公司湖州分公司沈昌明、唐爱华的询问笔录:沈昌明与唐爱华共同负责安全方面监理,但当天下午都不在现场; (2)根据大东吴配备的两名专职安全管理员邱小松、史伟标的询问笔录:事故发生时,均不在现场; 综上,该四名安全人员未安全管理职责,违反了安全管理职责。 另,唐国权(振浔污水处理有限公司电工)、何国祥(大东吴的电工)在更换电闸时,安排非电工人员单丁一、高永江处理关闸事宜,且在更换总闸后未对其余开关线路进行安全检查,不符合电工安全技术操作规程“关于电工作业必须两人同时作业,一人作业,一人监护”等相关规定。 9、关于施工场地的安全职责的责任主体问题 当天的工地有过有关电源的施工行为,事发时永峰公司正在开槽,工人有两名,其开槽行为说明永峰公司应承担相应的埋线和场地平整工作,而受害者仅受单丁一对其场地临时监督。而受害者本身也非专门的监督人员。永峰公司应安排其专门监管人员进行监督。但监督行为不能视为原告的生产行为。假如监督也是生产一部分,则其生产行为应视为永峰公司的生产行为,而非原告的生产行为。 二、被告南浔区政府作出的批转通知及其事故调查报告程序违法。 1、涉案生产安全事故的定性存疑,应当由县级人民政府初步认定,报设区的市人民政府确认。 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二条,生产经营活动中发生的造成人身伤亡或者直接经济损失的生产事故的报告和调查处理,适用本条例。也就是说,组织事故调查组应在发生的事故被定性为安全生产事故后进行。根据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关于生产安全事故认定若干意见问题的函》(政法函[2007]39号)十、生产安全事故的认定程序,地方政府和部门对事故定性存在疑义的,参照《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有关规定,按照下列程序认定:1.造成3人以下死亡,或者10人以下重伤,或者1000万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由县级人民政府初步认定,报设区的市人民政府确认。本次事故中只有一人因伤死亡,且未对涉案设备的启动原因进行鉴定,无法排除是人为还是意外事件,故是否属安全生产事故应由县级人民政府初步认定,报设区的市人民政府确认。 另,2018年5月8日景津公司与受害人冯洪军之妻魏绪兰、大女儿冯路新、二女儿冯平平签订的《赔偿协议书》,已认可该事件为意外事件。 2、被告未保证当事人陈述、申辩的权利 根据《浙江省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规定》第十五条第二款事故调查中,事故发生单位、相关单位和人员享有陈述权和申辩权,事故调查组应当充分听取其意见。但是在被告提交的证据中,未有证据显示,被告对姜桂廷进行调查取证,未保证其陈述、申辩的权利。 3、被告的送达程序违法 《事故调查报告批复送达回证》中仅有“张国良”的签名。被告提交的《授权委托书》只能证明姜桂廷作为景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代表景津公司全权委托张国良处理湖州南浔振浔污水处理场现场所有事宜。而在《事故调查报告》中,已对姜桂廷个人单独作出了事故责任认定与处理,故《事故调查报告批复》也应送达给姜桂廷个人。 另,根据《浙江省行政程序办法》第十五条:当事人、利害关系人可以自己参加行政程序,也可以依法委托1至2人作为代理人参加行政程序。但是,法律、法规和规章规定当事人应当亲自参加行政程序的,当事人应当亲自参加。当事人、利害关系人委托他人参加行政程序的,应当向行政机关提交由委托人签名或者盖章的授权委托书,以及委托人和被委托人的身份证明。授权委托书应当载明委托事项、权限和期限。故被告提交的《授权委托书》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发生法律效力,张国良无权代表景津公司签字。 4、山东省德州市人民政府未参与调查组 调查组将景津公司认定为事故单位,但并未邀请山东省德州市人民政府未参与调查。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二十一条,特别重大事故以下等级事故,事故发生地与事故发生单位不在同一个县级以上行政区域的,由事故发生地人民政府负责调查,事故发生单位所在地人民政府应当派人参加。 5、南浔区监察委员会仅作为邀请单位参与调查组,未履行其法定职责 根据《浙江省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规定》第十四条第三款,事故调查组各成员单位在事故调查中的职责:(三)监察机关:对事故中涉及的行政监察对象违法违纪行为提出处理建议。根据《安全生产法第》八十四条,生产经营单位发生生产安全事故,经调查确定为责任事故的,除了应当查明事故单位的责任并依法予以追究外,还应当查明对安全生产的有关事项负有审查批准和监督职责的行政部门的责任,对有失职、渎职行为的,依照本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追究法律责任。 6、调查组的调查程序违法。 (1)根据2018年7月3日的会议纪要及签到表,事故调查组分析会有两个单位的调查组成员未签到。根据《浙江省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规定》第十七条,事故调查组成员应当在事故调查报告上签名。事故调查组成员对事故原因、责任认定、责任者处理建议等不能取得一致意见的,事故调查组组长应当根据多数成员的意见做出结论,并在事故调查报告中对不同意见予以说明。 (2)2018年7月4日南浔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办公室事故调查组成员名单的签名与2018年7月13日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事故调查组成员名单的签名雷同。 事故发生于2018年5月5日,根据《浙江省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规定》第十六条事故调查组应当自事故发生之日起60日内向负责事故调查的人民政府提交事故调查报告。因事故调查需要,经负责事故调查的人民政府批准,事故调查报告的提交期限可以适当延长。有关人民政府或者被授权、被委托的有关部门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的,延长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60日;委托事故发生单位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的,延长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30日。如果以2018年7月13日签名为准,已经超过60日的期限。 调查组于2018年7月3日作出《事故调查报告》,7月4日或者7月13日才签名,明显是事故调查报告作出以后才补签名的,违反法定程序。 (3)《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二条,重大事故、较大事故、一般事故,负责事故调查的人民政府应当自收到事故调查报告之日起15日内做出批复;根据《浙江省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规定》第十八条,负责事故调查的人民政府应当依照《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的规定做出批复,并抄送事故调查组各成员单位。事故调查组牵头部门应当自收到批复之日起15日内,将批复送交事故责任单位和事故责任人员。 南浔区人民政府于2018年7月13日作出批复,南浔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于2018年7月20日收到批复。按照上述法定程序,南浔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应当于2018年8月4日之前送交事故责任单位和事故责任人员。但是《事故调查报告批复送达回证》是于2018年8月6日签收。 7、涉案《事故调查报告》未包含直接经济损失,违反法定程序 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条第三款,事故调查报告应当包括:(三)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直接经济损失。调查组形成的《事故调查报告》未包含直接经济损失,违反法定程序。 8、被告违反全面审查程序 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五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依照本条例的规定,严格履行职责,及时、准确地完成事故调查处理工作。根据《浙江省行政程序办法》第四十九条,行政机关依法需要核查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申请的,或者对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实施行政处罚、行政强制等行政执法行为依法需要查明事实的,应当合法、全面、客观、及时开展调查。虽然涉案《事故调查报告》对事故发生单位概况、事故发生经过和事故救援情况、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事故发生的原因和事故性质、事故责任的认定以及对事故责任者的处理建议、事故防范和整改措施均作出了认定和建议,但是在被告作出的浔政函(2018)90号批转通知中却简单表述为“经同意,现将调查组形成的《事故调查报告》批转给你们”,反映出其未对《事故调查报告》中上述载明的内容了进行全面审查。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